移民成政治棋子中期选举前美国党争愈加激烈

这些移民从得克萨斯州出发,乘坐大巴车,一路行驶最后抵达哈里斯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海军天文台的住所。

本次移民的行程由得州州长阿伯特一手安排。自今年4月初起,得州和亚利桑那州开始提供免费巴士,将边境数千名移送至华盛顿及纽约等地。两州此举也被外界解读为应对边境移民而采取的一项政治策略。

近期,被美国总统拜登任命总负责美国边境移民事务的哈里斯面对创纪录的移民数量,依旧声称“边境安全”。此言一出,阿伯特直接杠上哈里斯。“我们把移民送到她家后院,只是想呼吁拜登政府做好自己的工作,确保边境安全。”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两党再次就移民问题吵得不可开交。阿伯特批评拜登政府忽视危机。反击其运送移民的行为不负责任,指责共和党只是利用移民作为棋子,进行政治操弄。

值得注意的是,6个星期后,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有分析指出,共和党此时炒作移民议题,正是想以此为噱头,提升其在中期选举中的关注度,借此打压,赢得选票。

这场选举也被视作拜登政府的一场“期中考试”。如今,控制众议院,并在参议院中占有微弱优势。交出的答卷,将直接影响拜登政府未来两年的执政效率。

原本期待登上前往波士顿的飞机,抵达目的地后的阿德尼斯·纳扎雷斯(Ardenis Nazareth)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小岛上。

这座小岛名为玛莎葡萄园岛,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是许多人士的度假胜地,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还在此处置有房产。

早在一年多以前,纳扎雷斯离开了家乡委内瑞拉,试图在秘鲁和智利谋生,却总是入不敷出。为了赚钱养活家里的两个小女儿,他决定去美国碰碰运气。几个月以来,纳扎雷斯和身边的朋友穿过茂密的丛林、跨越汹涌的格兰德河,最终在9月中旬踏上了美国边境得州的土地。

徘徊在圣安东尼奥收容所附近,纳扎雷斯还在思考下一步的决定。此时,一名衣着体面,自称佩拉(Perla)的女子向他走来,递给纳扎雷斯和其他移民许多快餐店的礼品卡,还向他们提出了一个诱人的提议:免费飞往马塞诸塞州的避难所。

据纳扎雷斯对《》回忆,他们一行约有50人抵达玛莎葡萄园岛,但没有人真正知道此行的目的地,有许多人像纳扎雷斯一样以为要前往波士顿,还有部分人以为要去往纽约。直到飞行员宣布他们将在玛莎葡萄园岛降落时,移民们都惊呆了。

玛莎葡萄园岛的官员也并未被提前告知这架飞机的行踪,志愿者只能先匆忙送来食物、水和所需衣物,由于住房选择有限,这些移民暂时被安置在教堂,这也是岛上唯一的收容所。几天后,他们又登上大巴车,前往科德角联合基地的一个临时避难所。

随后,美国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承认,是他为移民们安排了这个航班。只是按照他的说法,移民们都是自愿前往。他还强调,佛州议会已经拨款1200万美元,用于把移出佛州,未来还会有更多班机、大巴用于运输移民。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1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当地市中心建立了一个新的移动处理中心(MERC),供美国边境巡逻队用来快速处理边境上源源不断前来寻求庇护的移民。图/IC photo

共和党州长接连运送移民的操作,引发了人的极大不满。白宫发言人卡里娜·让-皮埃尔指责德桑蒂斯和阿伯特的做法只是残忍的政治噱头,把移民作为“政治棋子”。

卷入两党争执的移民也开始反击。当地时间9月20日,这些被运往玛莎葡萄园岛的移民对德桑蒂斯和其他参与策划这一航班的官员提起集体诉讼。

一般来说,移民进入联邦当局处理程序并从拘留中被释放后,可以在移民法庭程序推进期间在各地自由移动。《》指出,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得州还是佛州,由州政府支付旅行费用,将移民送往其他地方的行为并不违法。

这份提交给波士顿联邦法院的诉状称,佛州官员“诱使”移民从得州登上飞机,向他们虚假承诺,当他们抵达目的地时会有“工作机会、教育资源和移民援助”。

针对这场诉讼,德桑蒂斯的发言人塔琳·芬斯克重申移民都是自愿登上飞机的。她还公布了移民在登机前签署的“同意书”。

即便签署了“同意书”,一旦证明有欺诈存在,“同意书”内容即为无效。这场诉讼的核心或集中在佛州和移民之间前期交涉的内容。凯斯西储大学法学院教授、移民律师亚历山大·库奇(Aleksander Cuic)表示,政府会定期将被拘留的移民转移到全美各地,佛州官员或辩称他们自己的行为也是如此。“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被告知了什么,以及是否存在任何形式的欺诈或引诱。”

就在移民提起集体诉讼的同一天,又传出消息称,德桑蒂斯安排了一架载有移民的飞机飞往拜登的家乡特拉华州。虽然这架飞机最后并未出现,但这条传闻还是吸引了大批媒体记者前往机场拍摄报道。

虽然这条新闻并不属实,但得州、佛州以及亚利桑那州几个月来已经实打实地向华盛顿和纽约等领导的“蓝色地区”运送了上万名移民。据《得克萨斯论坛报》报道,截至9月,阿伯特已经在运输移民上花费了至少1200万美元,德桑蒂斯仅在航班运输上就投入了150多万美元。

在解释自己运送移民的动机时,德桑蒂斯说道,“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的时候,在华盛顿和纽约的所有人都拍着胸脯,讲述他们多么自豪能成为庇护管辖区(即有政策帮助非法移民的地区),但只要边境城镇把日常处理的一点小事送到他们家门口,他们就会疯掉。”

接受移民的华盛顿与纽约等地已不堪重负。9月初,华盛顿市长鲍泽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专门拨款1000万美元成立移民服务办公室以协调处理移民问题。纽约市长亚当斯也表示,已有超过1.1万名移民来到纽约,纽约的庇护系统已经崩溃。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1日,墨西哥北部边境华雷斯,墨西哥救援队成员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线的格兰德河发现一具移民尸体。图/IC photo

这场闹剧背后是边境州激增的移民数量。当地时间9月19日,联邦政府官员发布数据称,在过去11个月里,美国政府在美墨南部边境逮捕了200多万名移民,创下新纪录。今年因试图跨越边境进入美国而死亡的移民人数也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边境州把矛头直接对向拜登政府的移民政策。在执政的第一年中,拜登颁布了296条移民行政命令,内容包括提高难民数量上限、增加难民安置项目等。今年6月份,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还裁定,拜登政府可以废除特朗普政府的“移民保护协议”,该协议要求越境移民返回墨西哥等候其避难申请审理结果。

拜登政府采取更宽松的移民政策也有自身政治考量。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的宽松移民政策一方面是出于美国实际劳动力的需要,另一方面少数族裔、新移民总体上倾向,也是想借此赢得他们的选票。

负责主导移民政策,却由共和党州长领导的边境州面临现实的移民问题。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对新京报记者指出,美国两党在移民问题上分歧极为明显,共和党认为嘴上主张宽松政策,但不需承受非法移民带来的压力,因此多个共和党州长开始运送移民,让收拾烂摊子。就数目而言,运送移民并不会起到减轻边境压力的作用,共和党只是想将此事不断放大。在中期选举前,借移民问题对共和党选民进行动员。

根据美国全国广播电台(NPR)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中,通货膨胀是选民最为关心的问题。另外,自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罗伊诉韦德案”,生育权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选举格局。最近几周,从康涅狄格州到加利福尼亚州的人纷纷以“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为契机,展开竞选活动。

共和党的处境或比预想的更加糟糕。《》指出,由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堕胎判决、特朗普的司法纠纷、候选人的极右倾向,尽管手握“经济牌”,但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打出的口号显然已经不够了。

与此同时,共和党再次抛出了“移民牌”。据《波士顿先驱报》报道,共和党希望抓住移民危机的机会,使处于劣势,让移民问题与堕胎权、通货膨胀一样,成为推动选民投票的主要议题。

此举或正好契合了选民的不满。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9月一项民调显示,只有36%的美国民众支持拜登政府处理边境安全和移民问题的方式。NPR与益普索的联合民调也证实,54%的美国民众认为南部边境确实存在非法移民“入侵”行为。

当地时间2022年9月8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德尔里奥,大批移民在当地人道主义救援移民收容所前排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将乘坐巴士前往华盛顿、纽约或芝加哥。图/IC photo

德桑蒂斯甚至为自己推进有争议的运送移民行动而沾沾自喜。“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它(移民问题)将是选举中的一个大问题。它发挥的作用已经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我们将继续发挥其更大的影响力。”

至少在近期,移民问题的确成为了全美辩论的焦点。资深共和党民调专家尼尔·纽豪斯(Neil Newhouse)表示,共和党州长所做的是提高移民问题的重要性和相关性,这对共和党选民很重要,可以帮助提高投票率。

针对非法移民的强硬措施也有一定反噬风险,或招致国内外批评。但是,王勇认为,对共和党整体而言,收益明显大于风险。这些行动都经过政客精心算计,美国政治高度两极化,两党间水火不容,只有采取这样的措施才能吸引眼球,巩固本党基本选民的支持。

继运送移民后,当地时间9月23日,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在匹兹堡的活动上列出了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前的议程。《时代》杂志指出,共和党继续针对移民发出强硬信号,这表明共和党已将移民问题视为团结共和党和赢得选民的一项关键策略。

就当前结果来看,指出,不论是朋友还是敌人,或许都要承认,共和党州长们近期在移民问题上采取的强硬策略有效地改变了11月中期选举的焦点,把民众的关注点从堕胎权转向了对共和党更有利的问题。

11月第一个星期一后的第一个星期二,也就是当地时间11月8日,拜登政府即将迎来他的执政“期中考”。

在本次中期选举中,美国民众将选出435个联邦众议员、35个联邦参议员、36个州长以及其他地方官员。在某种程度上,中期选举是对现任总统执政能力的一次“民意测验”,最后选举的结果也会影响其未来两年的执政工作。

从经验来看,现任总统所在的政党往往会在中期选举中失利。例如,2010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领导的在中期选举中被横扫,参议院优势减半,众议院丢掉控制权,共和党赢得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最大胜利。2018年,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在中期选举中时隔8年重夺众议院控制权。

政治学家将此现象形容为“恒温民意模型”,该模型认为,摇摆选民倾向于反对执政党,避免国家向左或向右走得太远。

原本外界也并不看好在中期选举中的表现,今年7月,拜登的整体支持率和经济政策支持率还一度降至就任总统以来的最低水平,并且下降幅度远远高于他的两位前任。

然而,最近事情悄然发生了变化。不仅拜登的民调支持率开始回升,在中期选举的民意调查中,和共和党的支持率也不相上下。王勇指出,这主要是因为美国国内形势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拜登政府赶在中期选举前推动了一系列立法,并且在降低油价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借此挽回了民心。

不过,这或许无法改变所面临的劣势。刘卫东认为,拜登的当选主要是因为特朗普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并非因其自身政治能力。在拜登执政后,美国社会两极对抗并未改善,新冠疫情依旧肆虐,通货膨胀问题严峻。拜登的工作精力和处事风格都决定了他无法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尽管近期支持率有一定改善,但这种变化似乎不足以扭转在中期选举前的劣势。

眼下暂时控制众议院,并在参议院占有微弱优势。《》指出,今年,共和党只需要取得适当的席位即能赢得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大多数预测模型显示,共和党有望实现这一目标。

参议院的情况则相对复杂一些。在改选的35个席位中,有21个席位属于共和党。民意调查显示,在许多关键的竞选中,许多候选人仍势均力敌。刘卫东表示,如果拜登政府能够借助当前民意回升的势头,进一步改善与选民间的关系,仍有机会在参议院保住优势。

这场“期中考”的成绩也将深刻影响拜登政府未来两年的执政效率。王勇指出,如果同时失去对两院脆弱的多数优势,这或导致拜登政府提前进入“跛脚鸭”状态,两党的内斗将阻碍立法进程,拜登政府也难以推行有效施政。

待到中期选举过后,两党接下来的重点将直接奔向2024年的总统大选。但就目前来看,两党的情势都不明朗。据《国会山报》当地时间9月25日报道,兰格研究协会最新一项民调显示,有56%的人希望选择除拜登外的其他总统候选人。

共和党方面,虽然特朗普仍是热门的总统候选人,也有许多支持“特朗普主义”的共和党人赢得党内初选,但其政治前途仍不确定。刘卫东认为,首先,特朗普官司缠身,这些诉讼将会对特朗普产生何种影响仍有待观察;其次,即便“特朗普主义”在党内备受追捧,但他们反对特朗普个人的趋势也在慢慢显现出来。共和党或在未来推选出秉承特朗普“美国优先”理念,但行为比特朗普更具原则性、可预测性的总统候选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