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文科学的数字化转型值得中国借鉴

ESG披露是整个资本市场投资和资源配置的一项基础性工作,而ESG评价是ESG建设的关键环节、是衡量企业ESG 绩效的工具。

话语权当下,建立一套接轨国际同时符合我国实际的ESG评价体系迫在眉睫。图源/hellorf

近年来,在国家可持续发展政策引领下和“双碳”战略持续推出后,社会对清洁能源、绿色低碳经济的关注度急剧上升,ESG评级不仅日渐成为衡量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重要指标,更是资本市场对企业价值评估的核心参考标准。

ESG信息披露,即企业按照一定的披露标准和要求进行实质性信息披露。通过了解企业披露的ESG信息,那些具有长期发展潜力及符合可持续发展、“双碳”战略或者绿色发展的企业和项目就会获得投资者的青睐,从而引导市场资源向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有利于“双碳”战略和绿色发展战略实施的方向进行配置。因此,ESG披露是整个资本市场投资和资源配置的一项基础性工作。

通常来说,信息披露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强制披露,二是自愿披露。强制披露一般是政府行政或者监管部门要求企业向社会公众披露信息。当前,国际上主流的ESG披露标准主要有GRI、ISO 26000、SASB、TCFD。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参与成立的全球报告倡议(GRI)所发布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及在此基础上发展形成的GRI标准是全球使用范围最广的ESG报告框架。GRI标准因其模块化结构,可针对不同行业、不同要求拆分使用,也可组合使用,可量化程度较高。GRI2020年度报告显示,约52个国家的近3500家各行业的领先企业使用这一报告框架,约占全球领先企业的2/3。据悉,近期发布的GRI标准(2021版)新增行业标准板块,将于2023年1月1日起生效。

ISO26000是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Standard Organization,缩写为ISO)制定的编号为26000的社会责任指南标准。该标准体系列出了七个社会责任核心议题,分别是组织治理、人权、劳工实践、环境、公平运营实践、消费者问题、社会参与和发展,七大项下设有37个核心议题和217个细化指标。

SASB是指可持续会计标准,采用行业分类法,为不同的行业制定行业相关的ESG议题的披露准则。从针对性来看,SASB更加精准,目的是通过非财务信息来帮助企业提高在决策和执行方面的效益。其标准包含六个元素,即标准应用指南、行业描述、可持续性主题、可持续性会计准则、技术守则、活动度量标准。

TCFD标准由国际金融稳定委员会(FSB)于2015年设立的TCFD(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发布,基于组织运营核心的四项元素建立报告架构,即治理、策略、风险管理及指标和目标,并制定了针对所有行业通用的具体建议披露事项,旨在为市场参与者提供建议,以解决气候变化对其业务的财务影响。其一大特色是,针对气候相关风险,TCFD将其分为与气候变化影响直接相关的实体风险和与低碳经济转型相关的转型风险两大类。

目前,就政策法规而言,我国企业尚未形成统一的ESG信息披露框架,企业ESG披露以自愿为主,强制披露仅限特定行业的部分信息。

不过,ESG信息披露正在走向规范化。2020年9月深交所发布《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工作考核办法(2020年修订)》增加了第十六条“履行社会责任的披露情况”,首次提及了ESG披露,并将其加入考核。同月上交所也制定并发布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公司自律监管规则适用指引第2号——自愿信息披露》,明确指出企业在自愿披露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履行情况和公司治理一般信息的基础上,应根据企业所在行业、业务特点、治理结构,进一步披露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方面的个性化信息。

就披露规模而言,我国发布ESG相关报告的企业数量逐年增多,从2019年的946家增长至2021年的1130家。但中小型企业和民营企业披露率显著低于大型企业与国有企业。两组数据可以佐证。一是沪深300上市公司中有266家发布报告,占比达88.67%,远高于中小型企业的披露率。二是2021年国有企业ESG相关报告披露率为48.67%,远高于民营企业18.07%的披露率。

从国内企业所用的ESG披露标准看,最普遍采用的是交易所发布的企业社会责任指引,即上交所CSR指引和深交所CSR指引。

深交所于2006年发布《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指引》,上交所2008年发布《关于加强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承担工作的通知》,两所规则均要求上市公司充分关注包括公司员工、债权人、客户、消费者及社区在内的利益相关者的共同利益,促进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CSR与ESG有诸多共同之处,但ESG对披露的细节,如透明度、实质性议题、参照标准、单位绩效等有更多要求。随着A股纳入明晟(MSCI)等国际指数、互联互通机制不断深化,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对上市公司强化信息披露提出了新的要求。为此,今年,上交所和深交所修订了上市的规则,在规则中明确提出,必须把ESG纳入到公司治理体系中去。其中,新规包括一些特殊情况出现时要进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以及如果发生一些恶性的事件,可能直接导致企业退市。

与此同时,随着国际可持续发展准则理事会(ISSB)的成立,一套综合性的高质量可持续信息披露基准性标准将会被制定,多位专家预计,ESG信息披露的强制性将越来越强。

ESG评价是ESG建设的关键环节,是衡量企业ESG 绩效的工具。通过开展ESG 评价,有利于“以评促改”,明确企业在ESG 实务中需要着重改进和加强的薄弱环节,推动企业持续深化ESG实践,提升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有利于将绿色可持续发展由单向传递升级为双向传导,促进更多的市场主体积极参与ESG建设,推动ESG理念在我国良好健康发展;有利于为政府出台相关政策提供支持,从而充分发挥其作用;同时,可以帮助相关投资机构更科学更理性地对企业进行ESG投资。

目前,全球ESG评级机构数量有600多家。其中比较著名的国际评级机构有KLD 研究分析公司、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MSCI)、Sustainalytics、汤森路透、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和Vigeo Eiris等;国内较为著名的评级机构有商道融绿、社会价值投资联盟、嘉实基金、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上海华证指数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等。

不同的评级机构有着不同的指标体系,以及打分和量化的方法论。比如MSCI在E、S、G三个维度上有10项一级指标、37项二级指标,采用AAA、AA、A、BBB、BB、B、CCC 7个等级。富时罗素在E、S、G三个维度上有14项一级指标和300多项二级指标,采用打分法,总分5分,高于3.3分的公司才可以纳入其指数产品中。

但是,总体来看,在国际上,西方国家掌握着ESG话语权,我国企业践行ESG方面面临巨大挑战,从而影响了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国际评级机构对我国企业进行的ESG评级普遍较低,例如2021年四季度MSCI A股央企上市公司ESG评级结果中,领先级为0家,平均级A、BBB、BB级分别占3.96%、11.39%、20.79%,而在落后级B、CCC级的分别为36.63%、27.23%。

中国社科院教授、中国社会责任百人论坛秘书长钟宏武分析认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个重要原因是,境外评级机构看不到我国国有企业创造的社会价值,也不理解国有企业的企业治理。例如近几年我国国有企业积极推进精准扶贫、乡村振兴,但这些在西方ESG评级机构看来却属于政府该做的事,企业做这些影响利润,是浪费股东的钱,属扣分项。因此,建立一套接轨国际同时符合我国实际的ESG评价体系迫在眉睫。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